投稿信箱 |  网站地图 |  收藏本站
   
当前位置: 首页>黄河文化>文学天地>文学原创


诚品 诚品


李 锟
发布时间:2019年03月07日  来源:

  之前,在诚品书店创办人吴清友病逝时,微博、微信等平台不少文化人和爱书人转发信息以示哀悼之情。我们对照一下诚品,或者说看看我们的周围,到底有没有如诚品这般的书店呢?回答当然是否定的,我们不仅没有诚品这类堪称文化地标的书店,更没有如吴清友这样的赤诚的有一腔追求的文化商人。

  其实,很多人并没有到过诚品书店,有不少人也是因为“朋友圈”的信息而知道了吴清友,不过这些都难以掩盖诚品书店本身具有的巨大魅力。诚品已经开了46家门店,“因地制宜”一直是诚品坚持的原则之一,每家店都会依当地的人文色彩与生活风格来设计,让人路过不免想去感受不同的诚品情怀。而每家诚品书店差不多有400个公共座位,从零售店的经营来说,这些座位应该拿来摆更多的书和商品。诚品却做到了充分让读者使用,就如吴清友说的那样,诚品书店一开始不是要为了卖书,而是要推广阅读,所以会从人、空间、活动的角度来考虑问题。

  当下,书店业的式微似乎总是难免的。回望近30年的中国图书市场,可谓是书店的兴衰史。20世纪90年代,在新华书店长期一家独大之后,席殊书屋、万圣书园、西西弗书店、学苑书店、风入松书店等一大批独立书店雨后春笋般纷纷出现。那个时候,互联网还没有普及,诸如贝塔斯曼书店、席殊书屋,都会每月印制精美的图书月报,内容详尽,评论精到,不乏名家大腕荐书,寄给会员,让读者从中选择,再行寄出,引领了一番风潮。

  不过,上述的大多数书店早已灰飞人散,硕果仅存的也很寥寥。在目前的市场上存留的诸如西西弗、言几又、钟书阁等,尽管各有不同,运营模式却也都是开在大商场内,靠房租的优惠与各类文化补贴,再加上出售各种文创产品,才能够运营下去。

  很多时候,这些所谓的“独立书店”,被称为——“拍照功能”强大的商业书店。之所以这样说,是因为在大型商场里,这类书店不过以一种貌似文化的形态作为商业的陪衬,有的书店还有专门用来拍照的背景墙,有些书店的书籍根本没有分类,有的只不过卖些心灵鸡汤和八卦杂志。作为一种文化陪衬,除了喝些咖啡茶水,剩下的主要功能就是供顾客拍照。就书的本身而言,是一种失却了灵魂的文化怪物——借书店之名的文化消费。

  这个时候,颇有些怀念本地曾经有过的几家书店了。郑州人民公园南门东二楼的三联书店,紧挨着郑州购书中心,并不以体量取胜,而是以三联本店和其他国内知名出版社书籍为主,主打的是学术、文艺类书籍。难能可贵的是,这里的店员素质之高让人惊讶,在网络时代之前,找书寻书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情,三联的店员却能给你找到你想要的书,甚至是从京沪给你寄来。据我所知,如今风靡一时的人文读物《读库》,其中的主创人员中,就有郑州三联书店曾经的店员。要知道,之前他仅仅是一名分拣整理书籍的平常员工。三联对人的熏陶,可见一斑。

  读大学的时候,桃源路的城市之光书店,说是郑州读书人的精神家园也不为过。最为贴心的是,这里所有的书籍,哪怕是新书未拆封的,只要你办了会员卡,就可以任意借出阅读,让曾经的我受惠良多。而每个周末在一楼小剧场,各种沙龙、讨论会、演讲会接连上场,很多在郑州中转的知名乐队也曾经献唱献技。依靠紧邻郑州大学的优势,城市之光经常邀请学校人文学科的学者坐而论道,听多了,自然心生暖意。当然,这些都是10多年前的事了,随着城市的变化,这些书店或不存在,或改头换面,在城市化的大潮中随风消逝。

  某天,忽然就听到了这句话:活在当今社会,假使没有一点文学和艺术的涵养,日子是很难从容过下去的。有点振聋发聩的感觉,从容,让有限的人生不那么无意义,确实需要来自书籍的滋养。而一个城市的发展,更是如此。从这个角度来思考诚品书店的价值,来看吴清友先生的努力与付出,我们发现,诚品找到了文化和商业之间的平衡点,诚品是读书人的天堂,但它也盈利了。重要的是,如何让文化在当下复杂的语境中更好存在,诚品为我们寻找到了一条路。

  “财物有时而尽,唯有‘诚’字是终身受用不尽的”,这句话诠释了诚品之名。吴清友先生逝去,当生命归零,天堂又多了一个爱书的人。这个启发了所有华人对于“书店”的想象,进而借助“诚品”品牌,提升了公众阅读兴趣与质量的人,开创之功,厥功甚伟。

  中国需要千万个诚品书店,而这一切的达成则需要更多的吴清友出现。非议之中,始终朝向自己的目标;长久地坚持,必定成就非凡的人生。呼唤诚品,呼唤吴清友,其实也是在呼唤一种有意义的生活,一种美好的精神小径,前路艰辛,有责任感的人,自会为大众披荆斩棘,走在前面。